国际在线官方微信
国际在线趣新闻
 
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即将出台 委员:电价不一定降
2015-03-15 10:32:53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编辑:赵妍   |  
  原标题:电力体制改革将给社会带来什么

  本报记者白雪实习生王林《 中国青年报》( 2015年03月15日03 版)

  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呼之欲出。

  全国两会期间,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王禹民表示,《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即将出台。

  市场决定电价、清洁能源发展、打破垄断,尽管方案尚未出台,但这几个关键词已经勾勒出此次电力体制改革的大致轮廓。在目前,电力基本由国有企业提供,未来,或将有民间资本进入。

  在多家证券公司看来,本次新电改方案将是能源体制改革的重要一环,电力和新能源板块将迎来新一轮主题投资机会。

  2002年以来的首次电力体制改革,究竟能给社会带来什么?

  改革是不是一定要降电价

  按照王禹民的说法,此次电力体制改革重点解决5个问题:一是还原电力商品属性,形成由市场决定电价的机制,以价格信号引导资源有效开发和合理利用。二是构建电力市场体系,促进电力资源在更大范围内优化配置。三是支持清洁能源发展,促进能源结构优化。四是逐步打破垄断,有序放开竞争性业务,调动社会投资特别是民间资本积极性,促进市场主体多元化。五是转变政府职能,进一步简政放权,加强电力统筹规划。

  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这5个问题的核心依然是电价改革。

  “过去是电网一统天下,输配售一体化,电改意味着部分现有格局被打破。”全国政协委员、湖北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肖宏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电改的实质作用能有多大,还得看具体操作细则。

  今年元旦,深圳电改已经启动,内蒙古也成为全国第二个输配电价改革试验田,接下来,云南电网也有可能入围。

  “2002年的5号文件就提出,要竞价上网、网产放开。”全国政协委员、国电集团公司原总经理朱永芃表示,但现在大家对竞价上网的理解往往就是降电价,各方的呼声很高。

  2002年2月10日,国务院以5号文的方式公布《电力体制改革方案》,按照这个方案,国家电力公司拆分为“两网、五公司”七大电力巨头。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2002年到2012年,全国发生了3次较大规模的电荒,分别出现在2004年、2008年、2011年。

  对此,业内的主要观点是,电力行业的价格未实现市场化,导致了煤炭价格和上网电价以及销售电价的不对称。

  电价成了电力体制改革一个无法绕开的大问题。这13年来,竞价上网、市场决定价格的呼声一直不断。一种观点认为,改革需要引入竞争,让电价降下来。

  “应当承认电力工业在压低成本提高效率,降低能耗,最终降低电价这方面,还有工作可做。”朱永芃说,但改革是不是一定要降电价?竞价上网是不是最终就要导致电价下降?这就不一定了。

  在朱永芃看来,电力工业还要保障安全性、稳定性、可靠性,这是电力服务社会的一个重要指标,不仅仅是电价问题。没有电的话,老百姓的生活就会受影响。电力工业最关心、最紧张的,就是24小时不间断供电。

  朱永芃表示,有的省要求全方位、全范围的电力放开、电力竞争。“这一点我有不同意见”。

  “我们有些电厂是老电厂,有些是作为电压支撑、复合支撑电网需求的,有些电厂是供热电厂,还有的是偏远电厂。如果全电量竞价的话,他们基本上是没有活路的。”朱永芃说,比如供热电厂的主要职能是供热,它需要通过发电来平衡亏损,发的电越多越好。城市电网的单机容量很小,作为调峰调频的电厂怎么办?所以过去的改革中有两部电价,一个是容量电价,按照千瓦数,保证一个基本口粮,然后再拿出一部分竞价。

  在此次电力体制改革中,对于电价调整的要求是“逐步实施”。

  “可是现在有些省份第一是全电量放开,接着就要降三分五(电价)。”朱永芃说,这就变成地方政府要降电价,但又不顾及中央企业的利益,这就是一个中央和地方的博弈了。尤其是西部省份的电厂,高耗能的产业没有多大的电价承受能力,希望可以降电价,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电力工业的损失怎么办?

  高负债率是否该限制投资

  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全国电力供应形势较为宽松,全国火电机组平均利用小时数仅为4807个,创下近20年最低纪录。

  这意味着,电力供应总体过剩,一些企业担心,在这种背景下推进市场化改革,会给发电企业造成不小压力。全国政协委员、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中电投集团总经理陆启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今年中电投的投资总量将比去年下降20%左右。

  不仅如此,全国电力工业还面临一个不小的困扰:持续的高负债率。统计数据显示,我国五大发电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均超过80%。

  “多年来电力是一个微利行业,因为国家限制电价。它的实际投资回报率很低。”朱永芃说,比如国电集团,有8000亿元资产,2000多亿元净资产,在2008年就亏损70多亿元,电力行业全行业亏损。这些年一直在挖掘潜力,加强改造加强管理。

  这样的高负债率带来的是审计对电力企业财务状况的不满意,在国资委对电力企业的考核当中,负债率是一个重要的考核指标。

  “看着这么高的负债率,我也不满意。可是那有什么办法呢?电价是锁死的,煤价又在上升。”朱永芃说,高负债率是怎么造成的?这背后有客观规律。

  朱永芃表示,全世界的电力工业都是高负债率,英国、日本等国电力工业的负债率都是百分之九十几。这是一个资金密集型、投资密集型、技术密集型行业,需要高投资。如果控制投资规模,不投资了,就会出现恶性循环。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朱永芃呼吁,还得让电力工业发展,“不发展的话,过两年我们的装备工业就落后了,我们的经济提升以后就会严重缺电,就会给国家造成极大损失”。

  发展新能源还是火电技术改造

  两会中,环保话题热度很高。在多地雾霾严重的背景下,很多人将这笔账算到了电力企业头上。从今年到“十三五”期间,环保的很多硬性指标都落在电力工业上。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要分别减少3%左右和5%左右。深入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行区域联防联控,推动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

  朱永芃特别想就此设立题目,对电力工业的可持续发展进行调研。在他看来,电力发展对环境保护、能源工业发展等,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众所周知,全国煤炭的近50%都用在了电力工业上。最近几年,国家在大力发展新能源,比如风电、太阳能、水电等,但现实是火电依然难以替代。

  “水电、风电、太阳能现在都变成了高投资的。风电每千瓦造价要七八千元,太阳发电每千瓦要八九千元。虽然造价在降,但都比火电机组(发电)高得多,是火电的两倍左右。”朱永芃说。

  那么,发展新能源到底难在哪儿?

  朱永芃透露,风电装备制造在整个投资里面占了40%到50%,就是说,风电的电价里有40%到50%是装备制造的(成本),太阳能的这个比例是50%到60%。

  朱永芃说,能不能保持整个产业链的稳定?这是国家要考虑的。风电、风机制造的利润现在大幅下降,以致投资者没有积极性去搞新的投资和项目。

  在他看来,要解决环保问题,除了发展新能源,还需要对火电厂进行技术改造。

  这几天,朱永芃咨询了一位技术人员:现在的燃煤电厂要达到燃气电厂排放的标准,有没有什么技术问题?对方说没有技术问题。

  “我们改完以后,粉尘颗粒物比标准下降了55%~60%,二氧化碳下降了60%~70%,氮氧化物下降了50%。国家改一个电厂一年两年就改完了,当然钱花得比较多,还给了很多补贴政策。”朱永芃认为,国家应该看到潜力,火电厂通过技术改造是大有可为的。想把火电厂都改成风电、水电、核电、太阳能是不可能的,这些新能源在能源中占的比例不到10%。对火电的改造,迫在眉睫。

  不过,火电的技术改造也存在问题。“这种环保改造,傻大粗笨,尾部烟道,弄个脱硫塔加一个电厂,非常简单,各种中小企业都干,质量怎样不能保证,但是价格低,又没有严格的技术规范。”朱永芃说。

相关新闻

加关注:
网友评论
 
热点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产业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