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在线官方微信
国际在线趣新闻
 
新华网总裁田舒斌:网络媒体需要一场自我革命
2014-10-31 11:18:27   |   来源:国际在线   |   编辑:张斯路   |  

新华网总裁田舒斌发言。摄影:沈湜

  国际在线消息:第十四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10月31日在苏州举行,论坛以“加快融合发展,建设新型媒体”为主题,探讨以依法办网为基础,以融合发展为路径,以新型媒体为目标,如何实现中国网络媒体的更大发展。新华网总裁田舒斌在论坛上进行了发言。以下是发言全文: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14年前新华网承办了第一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14年后的今天,第十四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在承办方国际在线的努力下在这儿隆重召开,我表示衷心的祝贺。

  如果在座各位参加过第一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应该对当时中国互联网企业很有记忆。今年第十四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前面的领导已经讲了很多数据,中国互联网网情已经无法用简单的概念来表述,无论是网民规模,还是网站数量,如果用数据来呈现,几乎可以用海平面到珠峰来比喻。

  中国互联网基本特征,我认为是高速成长,加速裂变,那么是什么因素催生这样一种特征?现在大家对这个问题看的比去年要清晰一点,这就是云计算、大数据、智能终端、多元传播介质以及社交关系传播、移动化传播、受众体验泛对象化等交织、融合而产生的新媒体新生态链。

  在这样特征的带动下,网络媒体会有怎样的未来?今天借这样一个机会,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观点,就是网络媒体需要自我革命。最近在社交媒体圈传的比较广的一条信息,就是美国老牌的《纽约时报》再次启动了对传统产业链的裁员,他们发布了2014年创新报告,这个报告很长,有96页,这个报告通篇流露出媒体业巨大的变革,对于纽约时报,新闻霸主危机意识的表露。他们也坦然承认在数字化时代,他们面临着彷徨,同时拥有自我颠覆的决心。

  在国内,传统媒体要通过与新媒体融合发展“救亡图存”。要通过媒体融合发展打造新型主流媒体和新型传媒集团。这是来自中国高层的声音。抛开体制、文化、媒体环境的差别,单就《纽约时报》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分析,与国内传媒业无疑是相似的。

  权威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互联网站将近400万家,具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的200多家,而竞相介入并且具有媒体属性的网站130多万家;更有数量庞大、仍然高速度分流网络媒体用户的客户端、社交媒体、即时通讯工具、自媒体等多元化移动传播平台,不论有无资质,已经规模化地进入媒体领域。显而易见,这种状况导致新的传播形态风生水起,通往用户的信息渠道已然变得无法用多元这种概念来解答,网络媒体的生存空间受到持续的、空前的蚕食和挤压。

  中央网站作为主体网络媒体经过那么多年的发展,有品牌、公信力,权威性,人才、团队和拥有一定网民群体的优质积淀,优势是有的,但是当下随着网络生态发生剧变,我们必须要承认这一点,这也是提出要打造新兴主流媒体和新型媒体集团的现实的写照。

  有人说互联网带来的变革永远超乎想象,所以现在也是起步而已,我也认为网络无格局,有的只是短中期的变革,要么自我革命,要么任凭新生态力量来革你的命。因此,网络媒体应该顺势而为,主动选择来一场自我革命。

  我思考了一下,从四个角度来分享。

  首先传播的理念需要改革,一些变革的源头都来源于观念的改变。互联网思维实际上已经全面地在解构着传统媒体思维,社交媒体,自媒体,主流媒体用户规模在发生大规模的迁徙和流转,这本身是新媒体的社交化、移动化、本地化的特点。在这样一个状态下,传统媒体确实很难找到未来的出路。

  媒介融合是当下主要的概念,媒介融合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一种拥有网络媒体理念之变,我个人觉得当下核心的还是用户思维的确立和用户的积累,做到放下身段,怎样让移动化、社交化的人群来喜欢我们的产品,我们必须要下决心进行系统性的分析,能够对用户的体验,用户的感知赶上用户的需求。

  昨天我参与了中国与荷兰投资贸易商洽会议,在这个会上我代表新华网和荷兰国家数字以及计算机中心——相当于中国的中科院签署了一个协议,这个协议是启动国内首个开放性的基于传感器和遥感器的协议。

  领导觉得很诧异,觉得新华网这样一个媒体为什么会签这样一个协议?我们就讲了对用户感知和用户体验的看中,未来是往这个方向拓展,他们深表赞同。他们觉得官网这么多年来确实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在用户感知和重视用户服务性,满足功能的体验确实要加一把劲。

  第二个是内容阅读方面需要一种革命。传媒技术快速发展本质上带来内容生产方式的变革,还有生产模式从机构的垄断正在变成社会的协同,内容生产也由PGC演变为PGC+UGC。为了适应这种转变,目前有些自媒体平台走在了前面,他们以用户作为核心来开展内容的系列结构生产,形成互联网语境下以用户需求为主导的内容生产方式。作为网络媒体通过变革生产关系和生产方式来再造新闻产品研发、生产、营销、服务流程,这个显得已经非常迫切。我们必须要适应这样一种变化,形成适应融媒体下的新闻报道。

  从我们自身来讲,我们最近推出了自媒体平台叫“思客”,我们在碎片化阅读和浅阅读的风潮中,倡导深阅读和发现,这些主张受到了思想界人士的支撑,到目前为止,林毅夫等作者将近500名,进行UGC式的内容生产方式,这种方式带来了超转发率现象以及大量的网民跟帖,显示出生产方式变革带来新的现象。

  今年两会期间我们在现场,当时看到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确实有很多口语化的东西,虽然还不能称之为网络语言,但是很贴近阅读者的内心,比较温暖的那样一种感受,所以当时我们现场新华网记者拎出十句话作为现场小的即时性新闻发表出来,后来就形成了50句话读懂政府报告的数据图,这个数据图出乎意料,最后1030家媒体转载,包括平面媒体用两版篇幅放大来推动,类似这样的新闻,新华网能够每天产生3-5篇,现在有800多件。

  我之所以举这个例子,在于在当下我们必须对语境有一次解放,契合大数据的思维,我们觉得大数据的抓取固然很重要,大数据的分析也很重要,但是当下,你如果心里面有用户,那就意味着你必须要改变你的方式,不是把大量的数据塞给你的用户,而应该是通过专业机构的知识化梳理,可视化加工,把大数据变成小数据产品,用户需要消费的是小数据产品,而不是统一的大数据,这是我个人得一个见解。

  正是在这样一种理念指导下,大数据的思维正在探索的路上。我们也有一个统计数据新闻传播方式的创新,相比过去图文传播方式带来的浏览量增幅达到了260%多,人均页面浏览页次也有150%多的增长,并且发送移动等多个端口上也都有非常好的数据。

  这样一种微小的,尝试性的探索带来的结果足以使我们作为网络媒体从业者,心中把用户放在我们的重要的位置,努力的改变我们自身。

  第三,我想说一下技术创新上需要自我革命。技术不仅是引领互联网发展的核心要素,也是互联网企业经营收入增长的驱动力,在这方面商业网站强大的技术力量给他们带来了经济方面的高速增长,确实使他们的网络商业媒体这块没有太多的后顾之忧。恰恰作为传统网站,转型过程当中确实离市场,离用户需求,离技术创造还远远不能达成。

  这两翼共同展开,就会形成良性发展,如果有一翼展不开,都不可能展翅高飞,做强做大只会成为蓝图,而不是发展现实。每一项新技术的诞生都会催生新的网络服务形态,而这又会影响文化企业的内容组织,表达形式,传播形式,竞争实力。换句话说,媒体的技术变革终将成就发展路径和发展模式的改变,这方面包括今日头条等等当下比较好的一些内容方面的应用,特别是在移动端都证明了这一点。

  最后我想说一下网络生态系统也需要一场自我革命。当前媒介环境在座各位都是业内人士,应该说非常清晰,如果在一些细分的领域里面,很多的机构一味追求短暂的商业利益,或者追求商业利益不择手段,违法行为不断发生,那么我们共同在生存和营造一个这样的网络发展空间,应该说它必将会陷入不健康的误区,几乎所有关注网络空间的人们,我相信都会注意到最近一年多来,中国的网络空间发生了怎样积极的变化。

  四中全会传递出的信息大家都很清楚,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依法治网、依法办网的理念确实应该得到广泛而深入的推广。同时,任何一家网络媒体也都应该在自律和它律结合的轨道上运行,自律会净化网络生态,但对“法治精神”缺失而造成网络舆论乱象的一些机构的惩戒,会更有助于网络空间的秩序化法治化。因此行业也需要从生态系统的治理方面来一场自我革命,我的观点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

加关注:
网友评论
 
热点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产业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