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财经观察  天下体育  华夏文化  环球风情  视听前沿  环球资讯  娱乐时尚  MyEnglish
栏目寄语 · 新闻线索
天使印象

    想哭——是我面对芦荻教授时候唯一的欲望。面前的她,头发花白,形容憔悴,穿着一件破旧的灰色毛衣。走路的时候,她得把全身的重量压在拐杖上,拖着残腿,一步步向前挪动。芦荻讲话的时候语速缓慢,娓娓道来,这一方面是出自她良好的家教和深厚的文学修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的日益恶化的健康状况。她现在连说话都很困难,时间稍微长一些,就会不停剧烈地咳嗽,并伴随着严重的窒息。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总是担心她会突然晕倒过去。采访中,好几次我都觉得是在犯罪,我在心中对自己说:“停下来,马上停下来,不要再提问了,不要让这个老人再说话了。”

    芦荻是孤独的,为了救助流浪小动物,芦荻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远离了多年的好友,就连和她相伴一生的老伴也误解她。在这条艰辛的路上,她已经身心俱疲,毕竟数百只小动物的身家性命,对于一个七十多岁、身体残疾的老人来说是一副太沉重的担子。很多次,芦荻也想到过放弃,可心里就是放不下这些小东西。她的家中和办公室里都是凌乱得不堪入目,里面的气味令人作呕。可是芦荻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也许是因为常年和动物打交道,她一直保留着孩子般纯真的心,面对社会上种种丑恶现象,芦荻总是表现出一种惊讶的态度,似乎不太相信还有这样的事情存在。

    芦荻现在陷进了一种绝望的情绪中不能自拔,她知道自己身体撑不了多久了。采访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说:“孩子,我已经七十多岁了啊,死对于我没有什么。可是我不在,这些小动物也就完了。”她一直想找个人接自己的班,但目前还没有找到。

    当我问到从事小动物救助对她文学专业的影响时,芦荻哭了。一个历经了人间苦难坎坷的老人流下了眼泪,为自己对文学的背叛而哭泣。当她知道我也是中文专业出身后很高兴,兴致勃勃地向我讲起她以前在唐宋诗词方面的研究,还有她今后的研究计划。虽然我和芦荻教授都知道,这些计划实现的可能性基本上等于零。 (曲灵均)

推荐 打印文件 关闭窗口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版权所有Copyright 1997-2004 Cr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