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看不停

"江南Style"等韩国文化产业席卷全球 实为政府工程?

2012-10-30 09:59:14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编辑:姬荣菲   
字号: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孙冰|韩国首尔报道

  从“Nobody”到“江南Style”,从《蓝色生死恋》到《大长今》,席卷全球的“韩流”中没有任何国有企业或国有资本的身影,似乎完全凭借民间的资本和力量获得了成功,一切看上去甚至有些偶然。

  但由此便认为政府对文化产业是“无为而治”,可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 “韩流”背后最强大的推手正是韩国政府,一套复杂而系统的政府工程,使得文化产业不仅在韩国经济中占据了支柱地位,还不断输出着这个国家的软实力。

  韩流冲出亚洲

  仅用一个月的时间,韩国歌手PSY的《江南Style》,一首只有一句英文歌词的韩文歌便成为这个星球上最火的流行歌曲,并由此引发了新一轮全球性的韩流热潮……还没有任何一种来自亚洲的流行文化,能够这样迅速地产生如此巨大的国际影响力。

  如果说10年前第一波韩流的影响力还局限在亚洲,那么,今天已经是全世界人民都在跳Nobody和江南Style的韩流新时代了。

  在中东的以色列、阿联酋,韩剧可以创下超过五成的收视率;在拉美小国秘鲁,即使票价相对于当地消费水平已十分昂贵,韩国人气组合JYJ的演唱会门票还是被抢购一空,而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等国的粉丝甚至发表联合声明,抗议KBS(韩国广播公司,Korea Broadcasting System的缩写)因JYJ要赶赴北美演出而取消在本国的演唱会。

  在印度北部偏远的内陆小邦曼尼普尔(Manipur),文化保护主义使宝莱坞的国产电影在当地都受到限制,但Oba,sarang-haeyo(哥哥,我爱你)却成为年轻人的时髦流行语。

  即使在文化优越感很强的法国,也有数量庞大的韩剧粉丝,韩国SM集团群星演唱会的万余张门票15分钟内就被“秒杀”,法国媒体甚至将其与当年披头士乐队在巴黎的演唱会比较;在韩流势力已经非常强大的美国和澳大利亚,Hallyu(韩流)不仅成为一个新生的英文词汇,而且已是主流文化现象之一……

  第一个产生全球性文化影响力的亚洲国家当属日本,但日本的文化输出和文化产业经历了渐进的发展和长时间的积累,而韩国文化产业则“忽如一夜春风来”,似乎在最近10年爆炸性增长而来。韩流何以迅速席卷全球?

  鼓励民资发展文化产业

  “1998年的金融危机重创了韩国经济,汽车、家电等支撑韩国经济的传统强势产业大幅下滑,先后有9家银行和3个财团倒闭,韩国经济结构的问题逐渐暴露出来。”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文化产业室(Popular Culture Industry Team)副长官(Deputy Director)申钟弼(SHIN,JONG-PIL)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于是,韩国政府开始考虑对经济发展模式和产业结构进行调整,以尽快摆脱危机,实现未来的可持续发展。”

  1998年,时任韩国总统的金大中一上任便提出了“21世纪韩国的立国之本是高新技术和文化产业”的经济发展思路。这位被认为是韩国历史上“最懂经济的总统”认为,文化产业是未来的朝阳产业,振兴文化产业不仅会带来可观的收益,还会带动众多产业甚至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对帮助韩国摆脱金融危机、找到更健康的经济发展模式具有重要作用。

  从1999年开始,韩国将发展文化产业上升为国家战略,逐步放松管制进程,鼓励民间资本和企业发展文化产业。

  “文化产业不仅不会像传统产业那样,常受到整个世界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更重要的是,除了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文化产业还会带来巨大的就业机会,增强国民的自豪感,同时会扩大国家的国际影响力,提升国家形象和软实力。”申钟弼表示。

  经济危机催生文化产业蓬勃发展是有先例可循的。上世纪30年代世界经济危机后,美国文化产业逆势而上,不到10年,文化产业年产值在美国GDP中占比已达25%,成为仅次于军工行业的第二大支柱产业;文化产品每年出口额超过600亿美元,超越航空航天工业,成为美国第一大出口创汇产业。

  韩国的成效也非常显著。上个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韩国本土文化几乎被强势的美国、日本、中国香港和台湾文化所淹没。但是,随着韩国“文化立国”战略的提出和推进,韩国文化产业不仅在本土实现反超,而且开始对外输出。到2004年,文化产业已成为仅次于汽车的韩国第二大出口创汇产业,韩国也成为世界第五大文化产业强国。

  “最近10年,韩国文化产业确实获得了爆发性成长。1999年,韩国文化产业规模是21兆韩元,2010年增长为72兆韩元;文化产业的对外出口,2000年只有5亿美元,2010年则达到32亿美元。预计2012年,韩国文化产业的出口将达到42亿美元。”申钟弼说。

  名利双收“一拖四”

  “韩流”席卷到哪里,韩国品牌和商品就会在哪里“发烧”,来自这一国家和地区的游客就会暴增,在文化产业的带动下,韩国旅游、饮食、化妆品、美容、服饰,甚至消费电子和汽车都获得了巨大的拉动作用。

  人们看过《蓝色生死恋》,蜂拥至拍摄地济州岛寻找“恩熙和俊熙”的教堂;《情定大饭店》的拍摄地“Walkerhill华克山庄”已成为外国游客必到的旅游景点;《大长今》的热播则使韩国美食风行世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为喜欢K-POP(韩国流行音乐)开始学习韩语……根据韩国经济研究院的统计,仅一部电视剧《冬日恋歌》及其主演裴勇俊为韩国带来的经济效益就超过 3万亿韩元(约29亿美元)。

  “韩国文化产业的强势崛起,带来巨大的附带效应,通常来说,文化产业中每100美金的出口,就会产生412美金的产业拉动。”申钟弼说。

  韩流的发展在2004年前后也经过了一段波折,尽管韩剧唯美的画面、俊美的男女主角、或纯美或幽默的故事情节和制作精良的音乐最初对观众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但是,很快观众就对“哥哥妹妹”的“纯爱故事”有些审美疲劳了。于是韩剧也积极转型,《大长今》等一系列历史题材和反映普通人生活的励志题材电视剧接连问世,再次吸引了关注,而且事实证明,灰姑娘的故事常常不如日常的小心酸来得动人,韩流也因此重新焕发了生机。

  其实,韩流的第一个掘金地便是中国,最初的一段时间里,在韩国文化产业的总出口额中,中国市场贡献了七成以上。要知道,中国对于外国文化产品的进口向来有严格的限制,好莱坞大片在经历了千辛万苦的审查后,每年也只不过引进可怜的几部。而韩国电影、电视剧、唱片和网络游戏则年年有相当数量的引进,可见韩国政府的“公关”能力和力度——这确实不是企业层面能够解决的问题。

  “韩国文化产业的发展确实要非常感谢中国。”申钟弼说,“2006年,我曾出差到中国,当时胡锦涛主席就强调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性,中国也为此制订了中长期的发展战略。我觉得,两国的战略思想是非常一致的。其实,中国这几年文化产业发展也很快,比如,在游戏方面,中国企业过去都是从韩国进口,现在已经向韩国出口了。”

  中国发展文化产业的优势无需赘言,不仅有着五千年的文化积淀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文化资源,而且既不缺人,也不差钱。但就目前而言,我们的国际影响力和产业成熟度确实与韩国还有不小的差距。“汉风”何时能比“韩流”?韩国发展文化产业的经验确实值得我们借鉴。要知道,美国用来真正征服世界的并不是航母导弹,而是好莱坞电影、迈克尔·杰克逊和米老鼠。

  对话申钟弼:政府“只做资源,少去干涉”

  申钟弼,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文化产业室(Popular Culture Industry Team)副长官(Deputy Director),他所在的部门主要负责“电影、动漫、音乐、视频、广播、游戏、多媒体、动画形象、漫画及数码等各领域基本设施的扩充,培养专业人士,开发高价值文化产品,支援文化产业进军海外”等促进同产业国家竞争力的多元化事业。

  (Q:《中国经济周刊》 A:申钟弼)

  Q:韩国提出“文化强国”战略后,具体采取哪些措施来扶植文化产业的发展?

  A:韩国先后颁布了《文化产业振兴基本法》等多部法律法规,涉及到创业投资、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和促进就业多个文化产业的关键领域。2001年,韩国还专门成立了系统支持文化产业的专门机构——“文化产业振兴院”。此外,政府每年还会拨出500亿韩元的文化产业基金,主要用于人才培养、创业企业金融扶植以及企业进军海外市场推广的支持。但国家拨款主要是作为种子基金,到2005年,国家的拨款就结束了,因为已经完全可以主要靠民间资本投资了。

  Q:在整个文化产业中,哪些是重点?

  A:电视剧、电影、音乐(主要是K- Pop)、游戏、动漫是最为重点的领域,从目前出口份额来看,游戏占比最大,可达50%,音乐等其他方面各占5%~10%。最大的对象国是日本和中国等亚洲国家,但近年针对欧美的出口也多起来。

  Q:为了促进文化产业的进一步发展,韩国未来有哪些战略和计划?

  A:未来希望各块能更加协调地发展,且各个板块内容更为丰富,比如K- Pop流行音乐方面,过去韩国多是推出一些偶像派的歌手和组合,现在希望更多地推出一些风格多样的歌手以及乐队。另外,也希望已有的公司的发展能够更多样化,比如SM Entertainment,HOT、BoA、东方神起、Super Junior、少女时代等顶级歌手和组合都是他们推出的,但原来他们只有音乐方面的业务,现在也在逐步扩大产业链,也会涉足连续剧的拍摄,甚至食品饮料行业。

  Q:您觉得韩国文化产业发展的哪些经验,中国是可以学习和借鉴的?

  A:如果讲经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政府只做资源,少去干涉,尽量引导和利用民间的资本和力量,让民间自由发展。

标签:江南Style 韩国 文化 美食
当代艺术图观
相关链接
专题链接
中国故事
精彩视频 VIDEO

热词

艺术 收藏 博物馆 书画 水墨 书法 手工艺 传统 文化 非遗 私立博物馆 教育 评论 学术 数字艺术 3D 光影 涂鸦 雕塑 文艺复兴 动漫 毕加索 安迪·沃霍尔 齐白石 张大千 美术馆 画廊 文交所 拍卖 版画 油画 当代艺术 装置艺术 新媒体 达利 美院 创意 3D博物馆 紫砂 内画 玉器 顾景舟 摄影 超现实 卢浮宫 MOMA 大都会博物馆 泰特美术馆 Tate 鲁本斯 版权 艺术家 收藏家 鉴定 鉴赏 刺绣 纸雕 色彩 黑白 漆器 岩画 文物 考古 遗址 木乃伊 埃及 兵马俑 陵墓 墓葬 建筑 图书 现代艺术 近现代 黄胄 黄宾虹 李可染 徐悲鸿 素描 色粉笔 漫画 展览 美术 非物质文化遗产 富春山居图 故宫 抽象 印象派 梵高 塞尚 高更 莫奈 马奈 蒙娜丽莎 最后的晚餐 达芬奇 米开朗基罗 拉斐尔 维纳斯 图坦卡蒙 哥特 巴洛克 民间艺术 学院派 吴冠中 弗洛伊德 丰子恺 唐三彩 陶艺 彩陶 石窟 敦煌 丝绸之路 壁画 造像 瓷器 釉 青花 景德镇 官窑 人体艺术 招贴画 班克斯 尤仑斯 写意 工笔 艺术收藏 国家博物馆
地址:北京石景山路甲16号 100040
市场合作:010-68891361新闻内容:010-68891122 法律事务:010-68890429 电子邮件:webmaster@cri.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