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 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苏联解体,俄文坛得失参半

2011-08-24 10:52:50  来源: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编辑:沈湜   




  刘文飞

  今年是苏联解体20周年,解体后的俄罗斯文学亦如前苏联之一切,发生了巨大而又深刻的变化。就总体而言,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文学规模有所缩小,但是其构成却反而显得更为多元;其世界影响力有所下降,但文学性却似乎得到了一定的加强;在丧失其社会中心角色的同时,文学也获得了更加自如的处境,更加自由的发展空间。

  现实主义传统的延续

  苏联时期的文学曾被当作一种重要的意识形态工具,而苏联解体后的文学(后苏联文学)最为突出的特征之一则是其非意识形态化。广大俄语作家或主动或被动地与政治拉开了距离,作家们的“社会代言人”和“灵魂工程师”身份不再获得普遍的认同。

  然而,俄罗斯文学就整体而言是富有使命感和道德感的文学,俄罗斯作家毕竟大都是“讲政治”的作家,他们或多或少都继承了俄国文学强大的社会批判传统。因此,即便是在意识形态色彩有所淡化的今天,在各种文学思潮纷纷在俄罗斯绽放的时候,现实主义传统依然占据着文坛的半壁江山。

  被称为俄罗斯“文学主教”的索尔仁尼琴(1918-2008)是现实主义文学最杰出的代表。在度过了20年漫长的流亡生活之后,索尔仁尼琴于1994年回到祖国。他继续写作,在《红轮》等作品中试图史诗般地、真实地再现历史。《红轮》是索尔仁尼琴篇幅最大的作品,它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写起,一直写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勾勒出了俄国半个世纪的历史全景图。该书的前三卷经过9位翻译家的辛勤劳作,已于近日在中国面世。

  可以说,索尔仁尼琴作品的唯一主题就是俄罗斯民族在20世纪的历史命运。在苏联解体前后,面对持续动荡的俄苏社会,他似乎已不满足于通过文学作品体现其思想观点的“间接”手法,而是以俯瞰历史、指点江山的豪气,相继写出了其“政论三部曲”《我们如何安置俄国》、《20世纪末的“俄罗斯问题”》和《倾塌的俄国》。他提出俄罗斯应走既非西方、亦非东方的“第三条路”,即地方自治道路,人民自我管理的道路,再一次扮演了先知和布道者的角色。

  依然活跃在当今文坛上的瓦连京·拉斯普京(1937年生)曾被视为苏联文学中的“战争文学”、“乡村散文”和“道德文学”等多个流派的代表人物。最近由莫斯科艺术剧院在北京人艺上演的《活下去,并且要记住》一剧,便改编自他的同名中篇小说。在现实生活的巨变之后,他并没有放弃对现实的关注,而且还在《谢尼亚的故事》和《伊万的母亲,伊万的女儿》等新作中加强了对现实的批判。后者描写了当今一个普通俄罗斯人家庭的生活悲剧,女主人公塔玛拉·伊万诺夫娜未成年的女儿遭人强暴,在诉诸法律的过程中,他们一家遇到重重阻碍。女主人公最终被迫铤而走险,潜入检察院开枪打死了罪犯,自己则付出了锒铛入狱的代价。

  弗拉基米尔·马卡宁(1937年生)有“当代果戈理”之称。他毕业于莫斯科大学,早在1965年就发表了处女作《直线》。进入90年代,他几乎每隔两三年就有一部新作问世,其中1993年发表的《审讯桌》获当年俄语布克文学奖。小说从苏联时代的生活中抽取出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物件:一张桌子,上面铺着呢布,中间还放着一个长颈玻璃瓶。桌子后面,常常会坐上一排审讯者,而作者,即小说的主人公,曾数十次、上百次地坐在这样一张桌子前,坐在审讯者的对面接受审讯。最后,主人公异化了,不受审讯就无法生活了,只有坐到“审讯桌”前才觉得踏实。马卡宁在《地下人》、《审讯桌》等作品中将现实主义的内容和后现代的手法合为一体,形成了所谓的“新现实主义”风格。

  “后现代”的别样风景

  后现代主义文学和文化思潮的兴起,是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文学中一个最为突出的现象。经历了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形成时期、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确立时期,到苏联解体前后的“合法化”时期这相当漫长的蛰伏,俄罗斯后现代文学终于在苏联解体前后获得出头之日,并迅速成为一种文学时尚,填补了苏联文学突然死亡后留下的巨大空白。后现代文学在苏联解体前后的兴起,原因可能就在于,这一价值变换、充满颠覆的社会和历史语境正是世界上最适宜后现代思潮滋生和发展的土壤。在当今俄国后现代文学中,佩列文和索罗金是最受关注的两位作家。

  维多克·佩列文(1962年生)的小说作品有《“百事”一代》、《黄色箭头》、《过渡时期的辩证法》等,他的每一部小说几乎都能在严肃的批评界和随意的读者圈中同时引起广泛关注,被称为“唯一的畅销”。他的小说语言随意机智,并带有较强的讽喻和调侃意味,而他笔下的主人公,或行动或言语,所传达出的都是一种非常随意和无所谓的态度,似乎他们不再在意和热爱什么,同时也不再拒绝或仇恨什么了。这种“后现代”的生活态度对于当今的俄罗斯人和俄罗斯文学来说,都是很具有典型意义的。他的《“百事”一代》、《黄色箭头》、《恰巴耶夫和普斯塔托》等作品都先后被译成了中文。

  弗拉基米尔·索罗金(1955年生)是一位更为“后现代”的走红作家,他的小说多为中短篇,而且篇幅很短,短到只有一两页,还几乎没有任何情节。就是这样的短篇他也只写出了三四本,对于他的走红,各界人士都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他的文字无所顾忌,无论是人们生活中那些难以启齿的话题,还是传统文学中讳莫如深的禁区,他都泰然自若地面对之。有人认为,他是在将阅读由一种精神活动变成一个纯粹的生理过程。

  女性作家步入主流

  女性文学的崛起是后苏联时代的又一文学现象。一贯以男性作家占据主导地位的俄语文学,在近十几年里出现了某种性别变化,众多女性作家步入主流,因而消解了两性文学之间的传统界限。彼得鲁舍夫斯卡娅、托尔斯泰娅和乌利茨卡娅,就是著名的“女性三杰”,她们的作品细腻地解读了俄罗斯女性的历史命运和现实处境。

  柳德米拉·彼得鲁舍夫斯卡娅(1938年生)将戏剧、寓意等体裁因素糅合进小说,扩大了小说的表现力。系出名门的塔基亚娜·托尔斯泰娅(1951年生)是著名苏联作家阿·托尔斯泰的孙女。她游走在俄罗斯和美国各大高校的文学系,将文学教师的“职业写作”方式和风格带入了当代俄语文学。

  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1943年生)早年是一位生物学博士,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在俄罗斯发表作品,其创作多以家庭和道德为主题,以细腻的心理描写见长。她的三部长篇《美狄亚和她的儿女》、《库科茨基医生的病案》、《忠实于您的舒里克》在俄罗斯国内外都引起了热烈的反响。其中《库科茨基医生的病案》获2001年俄语布克文学奖。小说主要描写了妇科医生库科茨基以及他的朋友、生物学家戈尔德伯格的事业和家庭生活。库科茨基在事业上很成功,而其个人生活却是失败的,他和妻子曾真挚相爱,但后来却只勉强保留着家庭生活的表面形式;面对科学界的种种肮脏现象,他用酒精来麻醉自己,采取了逃避的方式。而戈尔德伯格虽然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牢狱生活和命运中数不清的艰辛,在垂暮之年却仍保持着旺盛的经历和清醒的智慧。这是一部展示20世纪俄罗斯知识分子命运的小说,其历史跨度很大,涵盖了20世纪俄罗斯的很多历史事件,如卫国战争、遗传学界和生物学界的思想斗争、生育政策的变化、斯大林的去世等。乌利茨卡娅是获俄语布克奖的第一位女作家。她的上述三部作品也均已在中国出版。

  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文学,在风起云涌的社会和历史大动荡之后正在逐渐趋于平静,回归文学自身,其现时的风格和特征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和归纳,但其未来的发展无疑是值得期待的。(作者系中国社科院外文所研究员、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秘书长)

相关新闻

我要发言

NEWS 猜猜看

管窥天下

人大代表“引入鞭刑”的建议不可取
    现代社会的法制精神里,法律惩戒的基本内涵应该是教育为主,而不是用藤鞭挥舞的“血肉横飞”场面来震慑犯罪,从这个角度来说,人大代表“引入鞭刑”的建议不可取。

新闻辩论会

新闻首页 | 最新 | 国际 | 时政 | 评论 | 图片 | 直播 | 环球媒体连连看 | 国际调查局 | 联合博 | 世界观 | 专题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甲16号 邮政编码:10004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891032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120531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