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在线

《CRI健康中国》王宝玺:秋季常见皮肤病的防治

2015-12-09 01:58:32  来源:华语广播网  编辑:华语实习   

《CRI健康中国》王宝玺:秋季常见皮肤病的防治

 

嘉宾: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书记、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王宝玺教授

  概要:作为人体的第一道防线和最大的器官,皮肤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秋冬之际,气候变化微妙,空气中的湿度逐渐降低,昼夜温差加大,皮肤也悄悄拉起了警报,斑点、瘙痒、红肿热痛,各种恼人的皮肤问题纷纷出现。是皮肤本身出了问题还是身体疾病在皮肤上的外在表现?秋季高发的过敏性皮肤病有哪些?怎样鉴别诊断,如何规范治疗?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党委书记、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王宝玺教授做客健康中国,为您详细解析秋季常见皮肤病的防治。

  嘉宾简介:

  王宝玺  主任医师,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党委书记,博士生导师。

  1987年研究生毕业后留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工作,期间在美国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皮肤科系进修,曾任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主任。2007-2014任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研究所)院所长、教授,2015年至今任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党委书记、皮肤科教授。

  一直从事于皮肤病与病临床医疗、科研、教学与防治工作。1996年以来发表论文140余篇,在国际知名专业杂志(包括Science, BJD, JID等)上均有论文发表。曾获得国家“二类新药”证书2本,国家教育部科研二等奖、中国医学科学院科研二等奖、吴阶平-杨森医学奖等奖励,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及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第二完成人)。主持国家科技部 “十一五”重大传染病专项、卫生部公益性行业研究基金、国家自然基金、高校博士点基金、北京市自然基金等课题。

  兼任《中华皮肤科杂志》、《临床皮肤科杂志》、《中华医学杂志》《中华临床免疫与变态反应学杂志》、《J Invest Dermatol》等杂志编委副主编,《国际皮肤科杂志》总编,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分会会长、中国性病艾滋病协会副会长、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艾滋病性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副主任委员、杨森科学委员会(JRCC)皮肤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学分会常委、亚洲皮肤科学会理事、北京医师协会皮肤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央保监局会诊专家等。曾获卫生部“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等。


王宝玺教授与主持人刘红在直播中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书记主任医师王宝玺教授在国际台直播间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书记主任医师王宝玺教授做客国际电台

合影

立智于心——王宝玺

(原载于《中国卫生人才杂志》2008年第1期)

  男人在经历岁月的洗礼以后,总会将锋芒小心藏起,更多地显现成熟与平和。丰富的人生阅历让王宝玺将淡定和自信收放自如。

  采访初始,王宝玺并没有先讲自己,而是滔滔不绝地聊起了李洪迥教授——我国著名的皮肤性病学奠基人。

  “李教授对我影响很深。他以前是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主任,是我国皮肤性病专业为数不多的高教部一级教授,治学非常严谨。”

  1979年,高考选报专业时,喜欢建筑学的王宝玺,听从母亲的决定走上了医学的道路。1987年,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王宝玺被分配到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工作。

  对于王宝玺这个聪明好学的年轻人,李洪迥格外照顾。每次查房时,李教授总不忘引导他,让他对皮肤科的前沿问题产生兴趣。就是在这样的不断灌输、谆谆教导下,王宝玺渐渐对皮肤科熟悉起来,并慢慢喜欢上了这个专业。

  在王宝玺眼里,李教授是一位“严师”,总让人产生一种高山仰止的敬畏。

  令王宝玺印象深刻的是,李教授每次查房都是用英文交流,其英文的流利程度丝毫不亚于母语。李教授要求年轻医生也要用英文报告病历,这对刚刚开始学习英语的王宝玺来说无疑是一种震撼。

  生性好强的王宝玺决定攻克英语这道坎。他回忆道:“那时,我一到周末就去北京紫竹院公园的英语角,雷打不动。也不怕自己英文不好,就说呗。”天赋加上这么一点“疯狂”,王宝玺的英语口语水平提高很快,用英语报告病历再也不是障碍了。李洪迥教授在工作中将自己的智慧和经验一点一滴地传授给王宝玺,并且让他意识到了作为一名医生的使命和责任。

  “我们这一代人,比起前辈有种望尘莫及的感觉。我们应该有荣誉感和责任感,做什么事都应该对得起前辈的成就。”王宝玺感慨道。

  在李教授这样的名师的影响下,王宝玺逐渐成熟起来,他的工作得到了领导、同事及患者的广泛认可。

  初露锋芒

  从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我国临床上通常用鬼臼树脂的一种药物治疗尖锐湿疣。鬼臼树脂的刺激性很大,使用后如果保护措施不当,病人会疼痛难忍,而且重复使用的效果不佳。

  80年代,尖锐湿疣和其他性传播疾病一样“死灰复燃”,渐渐多了起来。国外在治疗尖锐湿疣时已在探索新方法,尝试用鬼臼毒素来代替鬼臼树脂,治疗效果好,且副作用小。这一尚未推广的新疗法引起了当时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主任周光霁教授的兴趣。在周教授指导下,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王宝玺接受了“研发国产高密度鬼臼毒素”的任务。

  经深入查找资料后,王宝玺获悉,鬼臼毒素是鬼臼树脂的主要成分。经过高度醇化后的鬼臼毒素,其纯度由原来的70%达到现在的99.9%,治疗效果有了很大改善。

  同时,王宝玺了解到,中国是鬼臼树脂的主要产地之一。大量的鬼臼树脂被出口到欧洲,经加工提取鬼臼毒素后,再返销回中国。 我们为何不能做出国产的鬼臼毒素?1987年,王宝玺下定决心攻克这一难题。

  王宝玺依靠自己的执著和热情开始了他的课题研究,并且因此放弃了打算出国深造的念头,“我这个人做事本分老实,一件事干完再干另一件,不喜欢中途转换。”

  学医出身的王宝玺开始在研究药物提纯下功夫。由于没有任何相关科研资料,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隔行如隔山”让王宝玺感受颇深。那时,连实验用的植物都没有,王宝玺为此跑遍了北京所有中药店,还是没有找到。一筹莫展的王宝玺无意中听说,我国的许多中药材原料都是由天津出口。王宝玺抓住这一丝线索,直奔天津。

  那时的网络信息还不健全,诺大的天津,众多的进出口公司,寻找临床所需的植物原料如同大海捞针一般,王宝玺就这样每天骑车穿梭于大街小巷之间,不停地问,不停地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王宝玺找到一家医药进出口公司,一位精通中草药的老专家听了王宝玺的事后,愿意帮助这个满腔热情的年轻人。 很快,原料药找到了,兴奋的王宝玺感到这些日子的辛苦和努力都非常值得。

  随着科研的一步步展开,王宝玺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他的研究课题“鬼臼毒素及制剂”获得了国家“二类新药”证书并转让生产。

  1993年,刚到而立之年的王宝玺被提拔为当时协和医院最年轻的副教授,他的研究为医院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和良好的社会效益,更是添补了我国在此领域的空白。

  留学启示

  面对所获的荣誉,王宝玺没有知足,他清醒地认识到自身的不足。1994年11月,王宝玺前往美国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皮肤科系继续深造。

  由于中西方教育方式截然不同,王宝玺也曾出现过“水土不服”。但喜欢挑战的王宝玺慢慢适应了西方的教育模式,并且收获良多。

  王宝玺说,在美国最大的收获是理念上的变化,对科研、对工作、对生活都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王宝玺眼中,科研追求的是三个原则:兴趣,创新和真实。兴趣是动力,创新是根本,真实是目的。

  王宝玺崇尚真实。“追求真实,就是用最简单、最可靠的技术方法来证明你的假设或判断。”

  在科研中,王宝玺注重创新,追求用耗费资源最小的方法追求富有新意的结果。“创新即使微乎其微,也弥足珍贵,没有新意或重复的东西,哪怕填补了世界空白都没用。”

  他十分赞同导师Edward O'Keefe的话,“Technique doesn’t make sense, idea does(技术不重要,重要的是想法)”。

  “实验技术的掌握不难,经过几个月的培训都能达到,难的是用最可信的技术证明你的理念,科研的核心是新意。”王宝玺强调。

  一年以后,就在很多中国留学生争相留美的时候,王宝玺选择了回国,打算在祖国开辟一番事业的新天地。

  再辟新路

  归国后的王宝玺还是选择回到熟悉的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

  1997年,王宝玺被院领导任命为协和医院皮肤科副主任,一边从事繁忙的医教研工作,一边着力科室管理的变革,还不间断地从事国内外学术交流活动。

  同恩师李洪迥一样,王宝玺也一直坚持用英文查房,对学生的语言能力和临床科研能力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2001年,王宝玺被正式提升为皮肤科科主任,工作更忙了,担子更重了。

  2004年,王宝玺借皮肤科门诊搬家,空间扩大的“东风”,使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成长” 为华北地区最大的皮肤性病专科之一,日门诊量突破1000人次,并逐渐完善了皮肤科的亚专业,包括真菌、性病、病例、中医、美容……由于成绩突出,这一年,王宝玺获得了“卫生部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

  近年来,王宝玺科研工作中侧重于“紫外线急性损伤与自身免疫性皮肤病发病关系与对策研究”以及“HPV感染性疾病研究”,同时开展部分遗传性皮肤病基因突变研究。

  谈到自己的幸福观,王宝玺如是说:“我喜欢和学生们在一起搞科研,喜欢平静的生活。”

  向往平静并不意味着王宝玺失去了锋芒,更不意味着想放慢奋进的脚步,他只是想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他钟爱的临床科研工作而已。

  对王宝玺来说,在临床科研中不停地迸发出“创意”是他幸福的源泉。“创意”这个词,王宝玺在采访中反复提到。“(创意)对研究者至关重要,只有不断有Idea(想法),才能创新,才能做新的课题。”

  当被问及平时靠什么补充创意时,王宝玺笑着说:“再忙都会抽出时间学习,向书本学习,向大家学习,向身边人学习,学习永无止境。”

  2007年年末,王宝玺被任命为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皮肤病医院)所长(院长),领军我国皮肤病学科的最高学术机构并取得了突出的成就。2015年,他开始担任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党委书记,摆在他面前的,无疑是更大的挑战……

  不过,和所有学有大成的医者一样,王宝玺把热情与智慧投向了他的专业领域,并继续向更广阔的未来投注深远的目光。

 

视频点播
专题推荐
精彩回放
精彩图片推荐
报道同期声
地址:北京石景山路甲16号 100040
业务电话:86-10-68890767/68890762 电子邮件:webmaster@cri.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网站排名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86-10-68892232 68892233 监督邮件:jchsh@cri.com.cn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02006 京ICP证050344号 京ICP备0506489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0014 网站运营: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2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